堆放杂物的自留地。

写作和努力都是孤独的事。
只有自己才最清楚自己的底细,才最清楚该往哪里使劲,天顶又在哪里。
冷静客观地审视自己很重要。

 
2018/12/10    
2018/10/17    

最近在看一部书信集,里面许多是上世纪战后友人们间互通的音讯。信里不厌其烦地罗列自己及所知的故交和家眷们历经何事、如今身在何处、近况如何等等,写罢又絮絮叨叨地问候对方,并请对方再捎给或许身在某处的某人只言片语,读完颇感唏嘘,当真是知交半零落。

实在是很喜欢读这种不着一字写情而处处是深情的文字(虽然手稿的字也是真的很难认)。人间哪有那么多dramatic,寻常的感情才是每一个人都能共情共感的,正因为寻常所以才难以伪装,真情流露全赖普普通通的一笔一划一字一句,就好比嘘寒问暖都无非是最寻常的问题。

吃得饱吗?穿得暖吗?睡得好吗?

非至亲者,谁管你这些个吃喝拉撒睡呢。

喜欢归有光的散文亦是如此,...

 

九月廿五晴转多云

一点连追忆似水年华都说不上的叨逼叨。


不知道该不该说是醉咖啡。每周第一天上班总会多少有点假期综合征,拍拍脑袋叫了杯香草拿铁。别人喝咖啡提神,我喝咖啡大脑回路吊诡如布朗运动,浑身上下处于身体机能运作正常但精神颓靡的行尸走肉模式。

午休前最后一刻钟,办公室里弥漫着下班前的懈怠。偷懒和办公室的小姐姐聊起八卦,提起了高中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,聊着聊着忽然发现他们竟然曾在旅途中偶然认识,也不知这是几万分之一的巧合。他们相遇时我与他早已生疏,因而便似乎有种又拾取了些许我所不知的、关于他的碎片的欣喜。

当然在我们的闲聊里他是也仅仅是别人的男友,因而有些惊叹唏嘘也只能安静地掩盖在心底,在独自去寻觅午餐...

 

唉。

谈什么现象,谈什么问题。归根结底,最后还是穷。从个体到群体都穷,生存危机迫切得令人焦虑。

人穷志短马瘦毛长。吃饱穿暖才能谈追求。有钱了九成九的问题都迎刃而解,剩下的问题都不影响利益分配且无比崇高。

 

所以说这份工作有时候还是挺开心的,能看到一些有趣的稿子,捡起阅读和思考的兴趣和热情。

 

窝巢六神的三重薄荷真的好爽

喷完现在感觉自己是个人形自走制冷机

 

一个用来碎碎念/叨逼叨/发原创/推歌(?)/……的子博。总之是个杂物堆放地。

主号 @槐底老雀🐦 

 
2018/8/8 1  
2018/8/6 4  
2018/8/3 1  
2018/8/2 1  

© 天荒 | Powered by LOFTER